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综艺 >
30多家无照痊愈所存身居民楼 经营者善打“擦边球”导出示行驶证
* 来源 :http://www.lixiangshuo.com * 发表时间 : 2018-02-04 23:32 * 浏览 :

  丰台区首座绿洲小区位于中国康复研讨中心北京博爱医院附近。由于小区里有良多无照经营的康复所,多年来小区几乎变成“康复医院分院”。昨日,北京晨报记者拜访发现,这些康复所门脸与普通住宅无异,室内摆放各种器材,墙壁悬挂多面锦旗却无营业执照。小区物业称,小区内有30余家无照康复所,由于不执法权只能寄渴望于联合执法。相关部门表示,由于经营者善打“擦边球”,执法存在难度。

  楼内开康复所引抱怨

  家住首座绿洲小区的董先生称,他自打2006年入住后,没多少年时间“康复所”就在小区“遍地开花”。“总能看到小区内和楼道里有坐着轮椅的病人进进出出,他们还会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做康复训练,其间伴随着各种噪音。”

  昨日,记者来到首座绿洲小区得知,小区内共有5栋住宅楼,每栋楼都有不少做康回生意的街坊,“咱们这里离博爱医院近,一些康复师在小区做生意,弄得这里多少乎成了博爱分院。”有居民说,楼内电梯总因轮椅聚集排队,同时楼道内频繁的走动声也着实令人头疼。

  “康复师”携家带口工作

  首座绿洲小区与其余小区不同之处有两点,一是乘坐轮椅出入的病患多,二是穿着“白大褂”行色促的人也有不少。有病患向记者吐露,自己得悉小区内有“康复师”靠的是“口口相传”。“这小区里能做康复的地儿可多了,但技能错落,这得碰福分。”

  “康复所”从外面看和普通住宅并无两样。记者在小区4号楼内一康复所外敲门后,有衣着寻常的人员开门,待获悉记者寻求康复治疗后,对方才会警戒地打开房门。交谈过程中记者理解到,“康复师”多是“携家带口”在此生涯和“工作”。

  在记者访问的一些康复所内,康复专用器材简直占满全部房间,墙壁上的诸多锦旗写有“妙手神技”、“医术高超”等字样(如图),落款日期从2010年至2017年不等。此外,并未有一家“康复所”吊挂执照或相关资质证明。

  有“康复师”向记者介绍说,自己从事康复治疗有十几年经验,目前康复所能为患者供应赞助运动治疗,收费标准大抵为每小时200元。他说着还展示了自己录制的短视频,记者从中看到约20平方米房间内的四五台器械上,都有患者利用,且还有坐在轮椅上的病患来回走动,屋内人满为患。

  曾以至病患二次受伤

  记者对此讯问了负责该小区物业的北京筑宇物业管理有限义务公司。提及小区内的康复所,名目经理杜女士先容说,目前小区保守估计有30余户无照康复所。她分析说,与周边小区环境比较,该小区高层均有电梯,且地面有相对广阔的广场,地下还配有停车库,便于患者训练,所以吸引了这么多康复所和患者到来。

  杜经理称,无照康复所也给物业管理带来艰苦,“有时康复所生意特别火,报彩材料网8608.c,很多病患坐轮椅在门口排队,因举措不便,病患会把尿不湿扔在楼道里,影响业主畸形生活。”因为不执法权,物业曾联系了工商和卫生相关执法局部,但收效甚微。

  此外,物业也为病患感到担心,“这些经营者难以保障,之前还有在训练中使得患者二次骨折的情况,最后报警才解决。”

  病患辅助难为执法职员

  昨日下战书,丰台区角门工商所告知记者,因为波及康复医疗和从医资质问题,所以应询问卫生部门。工商所工作人员称,诚然所有执照均由工商部门发放,但工商不是对所有经营者都有监管职能。“这波及职能交叉,医疗的部分卫生部门对口,但咱们也会请执法部门到现场核实。”

  随后记者从丰台区卫计委懂得到,针对首座绿洲小区遍布无照康复所的情况,卫计委相关执法人员已多次到现场考核,不过目前仍不能认定康复所为非法行医。“屋内人员只否定自己租住在这里,只是为方便到四处医院看病,如果只是单纯按摩,很难界定为医疗举动。”

  针对经营者打出的“擦边球”,执法人员也很无奈。但当执法人员试图追求患者配合时,也会碰钉子。“屋内患者会配合说是房主的亲戚,碰到楼道里有坐轮椅的人,执法人员想上前问问去哪儿,对方也会躲避说本人是来串门儿的。”昨日,丰台区卫计委工作人员表现还会连续关注此事,小鱼儿马会开奖结果

  ■专家提醒

  康复训练并非单一锻炼

  针对患者康复治疗的必要程序,国家康复辅具研究中心附属康复医院名誉院长毕胜称,在正规专业的痊愈医院,患者的康复治疗并不是由某一位医生实现的,“真正的康复是一个团队工作过程,个别患者需要先看门诊,医生会对患者完成各项功能评估,之后和物理治疗师、作业治疗师、语言治疗师跟假肢矫形师进行配合,把病人的不同需要调配下去。医生作为团队领导,协调治疗师工作,才华完玉成部程序。”

  毕院长提到,一般人可能认为康复训练只是通过简略肢体活动达到恢复生力的进程,但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容易。一个正规的痊愈医生须要经历多年本科、临床、病院教训才能独破操作,个别治疗师也必须具备很强的专业性。“他们针对患者的功效妨碍,这不是通过简单的肢体练习能实现的。”目前,有专门的治疗师资格考试,并配有不同于执业医师的证书。毕院长提示市民,可由此判断医治师的教训水平,但系统康复治疗,仍倡导患者决定正规、合法的康复医院。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记者 田杰雄 文并摄 线索:马先生

相干的主题文章:
摘要:  这是一起因投保人缴费不足引发的索赔纠纷。  1999年1月27日,个体户徐某将其自有的从事营运的一辆双排客货车向A县支公司投保车损险、三责险,保险

  这是一起因投保人缴费不足引发的索赔纠纷。

  1999年1月27日,个体户徐某将其自有的从事营运的一辆双排客货车向A县支公司投保车损险、三责险,保险期限自1999年1月28日零时起至2000年1月27日24时止。保险人按吨位收取车损险保费720元,第三者责任险(限额20万元)保费1370元。

  1999年3月31日,该车在B市境内与一辆摩托车相撞,以致一人逝世亡,一人重伤,造成车损1500元,人员伤亡总用度75000元。经交警部分认定:徐某在车辆有故障不能行驶时,未能将车辆靠路右边停放,且夜晚未设显明标记,违背《中华国民共跟国途径交通治理条例》第48条之划定,应负事故的次要义务,负该起事变40%的赔偿责任。

  2000年4月12日,事故处置停止后,保户向A县某保险支公司提出索赔,对比《灵活车辆保险条款》,该起事故属碰撞责任,在车损险中举三者责任险赔偿范畴内。但保险人在审核保险车辆行驶证时发现该双排客货车为1吨/6座,根据车险实务有关规定,双排客货车收费应按“就高不就低”的原则,即按吨位或座位盘算,取较高者计费。该车收费时实按吨位收取,应按座位收取,即应收取车损险保费1120元,第三者责任险(限额20万元)保费2030元,故投保人实际缴费不足。经向办理该项业务的人员了解:徐某投保时已向其出示行驶证,且投保单背面亦附贴有该标的行驶证复印件,由于自身业务不精而导致收费不足。此案如何赔付,在保险人内部构成了两种意见:

  一是比例赔付。理由为:只管因为保险人的失误而导致少收保费,但事实上保险人已承当了过多的危险。违反了权利任务平等的准则,故应依据车险条款、实务的规定,应按实缴保费与应缴保费的比例赔付,从而确保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权力责任对等。

  即车损险应赔付:

  1500元×40%×[720元(实缴保费)/1200元(应缴保费)]×(1-5%)=366.43元;

  三责险应赔付:

  75000元×40%×[1370元(实缴保费)/2030元(应缴保费)]×(1-5%)=19233.99元。

  算计本案最终应赔偿336.43元+19233.99元=19600.42元

  二是足额赔付。理由为:投保人徐某(亦是被保险人)在投保时,将行驶证交业务人员查看,且供给行驶证复印件,应视为已将保险标的有关情形(即该双排客货车为1吨/6座)告诉了保险人,即投保人主观上无错误,不能将保险人业务不精导致少收保险费的过错归责于投保人,故本案应足额赔付。

  即车损赔付1500元×40%×(1-5%)=570元

  三责险赔付75000元×40%×(1-5%)=28500元

  共计本案终极应抵偿570元+28500元=29070元

  笔者以为,《保险法》第16条明白规定:“订破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阐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并能够就保险标的或者被保险人的有关情况提出询问,投保人应该如实告知”。从上述的规定中不难发明:投保人应如实告知仅限于保险人的询问,保险人未询问的,投保人则不用陈说。本案中,投保人徐某向保险人出示保险车辆行驶证并且提供复印件附贴在投保单反面,也就是依《保险法》实行了告知义务,但毕竟如何收费,则是保险人的事,不能将由于保险人的过错而导致收费失误的责任归于投保人,所以本案应当足额赔偿,而不能比例赔付,否则就会侵害被保险人的正当权利。此案保险人最终按第二种看法做了捕风捉影的赔付。

疾速团购报名

品牌: 挑选品牌 *

车系: 抉择车系 *

地区: 取舍地域 *

姓名: *

手机: *

-->

最新车闻
试驾评测
用车之道
更多请关注官方微信:mycar168news
相关的主题文章: